MY

说个秘密 陈天润永远可爱

F班「异类」

字数:5000+



F班集体大通铺


现在时间是早上7点,因为第一节课是八点开始,F班成员都去洗漱或吃饭了,整个大通铺就只剩下张泽禹和陈天润,大通铺通常都是吵闹的,现在除外


张泽禹是个很活泼乐于与人交往的孩子,但面对陈天润…多次尝试后对方都没有想开口的样子



“张泽禹…可以跟你借吉他吗?”润


“……啊!不好意思你刚说要借什么?太惊讶了没听清”宝


“吉他…想借…”润


“吉他?当然没问题啦”宝



张泽禹把放在床旁边的吉他递给陈天润后依然紧盯着陈天润,就差直接把期待写在脸上了



“开始呀,我很期待”宝



等的时间有些长了,张泽禹见陈天润一直没有开始弹奏,催促了下


看着张泽禹期待的眼神,陈天润很不好意思,手开始拨动琴弦,感觉变得很不一样,和平常糯糯的感觉很不同,令人惊艳



“陈天润!你哥也会乐器吗!”宝



陈天润一弹奏完就被张泽禹这一喊给吓到了,紧紧抱着张泽禹的吉他不敢乱动,像只受惊的小兔子,张泽禹好像也发现自己过于激动了



“抱歉抱歉吓到你了,你知道YH的苏新皓吗?就是我上铺那位”宝



见陈天润点头,张泽禹便往下说



“我们俩都是因为不达A降的F的,所以聊了很多,我和他都会乐器,他会键盘,我会吉他和贝斯,我俩就在讨论组个band,但毕竟只有两个人嘛,所以就不了了之了,见你吉他弹得那么好搞不好这个计画能重启也说不定”宝



话刚说话张泽禹见陈天润又点了下头,疑惑道



“嗯?”宝


“左航…架子鼓”润


“原来左航会架子鼓啊……左航会架子鼓!这样我们组个乐队好不好?”宝



看着张泽禹满眼星光,陈天润实在不好拒绝,自己也很想尝试看看,考虑一下,就拉着张泽禹的衣袖点头


“太好了!不知道你哥会不会同意呢”宝


“左航会同意的”润


“这样我先去找苏新皓说这件事,左航那边麻烦你解释了”宝


“食堂…”润


“知道了!”宝



两人分头行动,张泽禹跑去练习室找苏新皓



“果然在这,苏新皓,之前你不是说想组乐团吗!”宝


“嗯,是说过没错”苏


“那我们组吧!”宝


“两个组什么乐团啊”苏



苏新皓不以为然,进楼这两个礼拜来,他和张泽禹讨论了多少次这件事,可现在F班除了他自己和张泽禹哪一个都不像想晋级的人



“再加上Gemini,我们就有四人了”宝


“Gemini?不知道,他们表演的什么?”苏


“左航和陈天润他们没表演,来的路上出了车祸没能参加评定,直接分发F班”宝


“都不知道他们实力如何,你敢随便和他们合作?”苏


“左航我只知道他会架子鼓但我看过陈天润弹吉他,很熟练的样子,应该学了很久,我之前跟他搭话他都没回答,却为了借吉他主动跟我讲话,一定是特别热爱吧”宝


“陈天润我没什么印象,但左航看着不像普通人”苏


“是吧,陈天润的能力也有保证,就试试看吗!”宝


“那行吧试试”苏


“耶!走吧走吧去找他们,陈天润说左航会在食堂”宝


“喂!等等钢琴…”苏



不等苏新皓将钢琴收好,张泽禹就把他拉走了,虽然是说F班的乐器室一般没有其他人会来



“陈天润!左航!考虑的如何?”宝


“阿润同意就同意呗,我也觉得挺有趣的”左


“在那之前我想先看你们实力如何,你们应该也知道我和张泽禹都是因为失误才被降为F的,你们没有评定所以没人知道你们实力如何”苏


“我都了解,我可以展示展示,阿润也行,但你们也要,毕竟我们没看过你们的表演,这样行吗”左


“我没意见,张泽禹?”苏


“当然可以,不过表演完就要迟到了,我们先去教室吧”宝


“等一下!”左


“怎么了?还有什么条件吗?”苏


“先等我们把这饺子干完”左



到了F班教室,左航把塑胶袋里的东西拿出来,着实把苏新皓无语到了,怎么会有人吃了一份饺子后又另外外带五份到教室,这只是早餐


“喂你这样吃怎么还那么小只”苏


“说什么呢没大没小我比你还长吧我记得你是07年的”左


“嗯,你不双子座?我1月的你怎么可能比我大?”苏



在张泽禹给苏新皓讲乐队的时候,苏新皓就顺手上官方网站看了陈天润的资料,陈天润07年5月24日,比自己还小,和张泽禹(4/30)也是



“有没有可能我是06年的双子座呢?”左


“怎么可能?我才看过资料的,07年524”苏


“哈哈哈哈那是阿润的生日!”左



突然的大笑给旁边早到班补觉的同学吓醒了,四个异类提早到班不稀奇,稀奇的是四个聚一起了,平常都是两两一组的



“左航你和陈天润生日不一个样吗?难不成你俩是传说中跨一天出生的双胞胎?”宝


“跨了两天,准确的说是367天,我是06年522生的,我们不是双胞胎,连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左


“明明叫做Gemini却不是双胞胎吗何况你俩长得那么像”宝


“不信下课你们去查我的生日,我第一次见到阿润也被吓到了,估计我妈也生不出这么像的,我记得很深刻,阿润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我会消失吗’”左


“啊我知道是那个吧!见到和自己长一样的人,自己就会消失”宝


“对对!之后和阿润熟了阿润有告诉那个故事”左


“简单来说你俩只是长的像但不是双胞胎”苏


“嗯Gemini是双子座的Gemini,我们取名并没有错,我俩确实是双子座的,但会误解也很正常,谁让我们这么像呢”左


“我看你很得意”苏


“当然了这可是我们Gemini特色之一,最重要的是我们默契没人比得上,比如说阿润一个动作我就知道,快要上课,先回位子上准备吧,你们赶紧做好,老师可严了,等会儿被魔女叫去罚站”左


“第一节魔女的课吗?!完了我作业没写,等会儿又要被罚了”宝



张泽禹感觉衣摆被拉了一下,往下看,原来是已经乖乖坐在位子上的天润,天润从抽屉里拿了张卷子出来



“阿润这是要给我抄?”宝



陈天润点头



“喂阿润是我叫的,给我改了,不过嘛…阿润的作业保证全对,可以放心,全抄也行”左


“我信你们了左航、天润!”宝



高中等级的卷子满是文言文,张泽禹都不确定答对率能有几%,反正抄就对了,自己写肯定是来不及了


总算赶在魔女来之前把卷子抄完了




“同学起立。”叶老师


“立正,敬礼”苏


「老~师~好~」全班(除天润)


“同学们好。”叶老师



魔女并没有处罚陈天润,作为F班国文老师多少听说过‘陈天润是哑巴’这件事,虽然不清楚陈天润在表演方面有多少实力,但至少国文成绩好


问完好,张泽禹直接坐下



“诶?张泽禹,我刚说‘请坐’了吗?”叶老师


“还…还没”宝


“那你为什么擅作主张?今天就你先检查作业,把考卷拿上来,其他同学坐下”叶老师



听到魔女的话同学陆续坐下,而天润和左航



“谢~谢~老~师~”左



陈天润微微鞠躬,两人才坐下



“除了左航和天润坐下其他同学起立,教多久了!没学会吗!班长重来!”叶老师



“立正,敬礼!”苏


「老~师~好~」


“同学们好,坐下”叶老师


「谢~谢~老~师~」



终于能好好坐下了,张泽禹拿考卷给魔女,魔女对着答案,越对眉头皱得越紧



“张泽禹你抄谁的?”叶老师


“我没有抄…”宝


“没有抄你能全对?”叶老师


“老师!”左



左航手伸得笔直,左航很清楚怎样和魔女沟通,讲话前绝对要举手



“说”叶老师


“我能作证张泽禹没有抄,是天润一对一教的”左


“天润同学是吗?”叶老师



魔女看向陈天润,见陈天润点了几下头



“既然有左航同学和天润同学作证那就回去坐好吧”叶老师


“谢谢老师”宝



张泽禹接过改好的满分考卷回位子


等到下课张泽禹立刻飞奔到陈天润的位子


“天润!你是天才啊这不高中的题吗全是文言文你都看得懂?”



天润低头,张泽禹的视线顺着往下,陈天润拿着《山海经》,里面全是文言文,张泽禹看着都觉得头晕



“我就说放心了阿润的语文很好的”左


“说起来…天润的名字很有诗意呢”宝


“韩愈的初春小雨,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左


“怎么突然吟诗啦?”宝


“天润,天街小雨润如酥,名字打这来的,啊对了你们应该都不会现在的题吧,要不要阿润教你们”左


“可以吗?好哇!”宝


“下午没课我们会先练习主题曲,练两个小时后阿润会开始教我学习”左


“难怪我和苏新皓没看过你们在练习室,我们都先处理作业,四点之后才开始练习”宝


“我知道,因为阿润不想在不认识的人面前讲话所以我观察了所有人的习惯,比如说你们会在7点多暂停练习去食堂吃饭,你每天都尝试不同的,苏新皓都吃固定的,之后八点多你会去澡堂洗澡,苏新皓则是练习到11点才洗”左


“呜哇好恐怖,感觉时刻被监视着”宝


“这点情报也还好吧”左


张泽禹看向陈天润,陈天润没什么反应,好像这件事是真的很正常



“天润你知道左航这样吗?这样正常?”宝



旁边那么多人陈天润肯定不会开口的,陈天润稍微点了下头



“行吧,我才奇怪”宝



很快早上四节课过了,除了第一节国文有些事以外都很正常的度过了,和平常一样,中午大多人都会在同一个时间去食堂,所以中午左航会带陈天润去小卖部买泡面去练习室吃,不过今天多了两个人



“诶张泽禹你确定他会说话吗?我就只见他点头,不是你幻听?”苏


苏新皓和张泽禹走在航润后面,苏新皓悄声问张泽禹


“他真的会讲话啦,等下你就知道了”宝


“真能正常表演吗,他们不都说他是哑巴吗?”苏


“苏新皓是吧,既然都是喜欢音乐才聚在一起的,劝你尊重,你也不想还没开始就有冲突吧”左



走在前面的左航突然停下,转过身来正视着苏新皓,气场、表情都变得不同,在苏新皓印象中的左航是永远都挂着笑容的,现在却冷了下来



“我…我知道了,陈天润我和你道歉,对不起”苏


“阿润接受他的道歉吗?”左



见陈天润点头,左航立刻恢复成本来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有人在打鼓…”润


“应该是上面的班级的人,现在怎么办?我们可就只有这一组鼓”左


“我去看一下”宝



不一会儿张泽禹就跑回来了



“没事那是和我一间公司的张峻豪,很好讲话的,不过陈天润怎么知道有人在乐器教室啊,乐器教室隔音还不错的说”宝


“阿润听力很好,就F班的隔音墙对阿润来说根本是装饰,既然如此我们先不展示乐器了吧,规定上等级高的班级有优先使用权”左


“那我们先到舞蹈教室吧,我和苏新皓都打算唱跳”宝


“我和张泽禹先,你们可以先想怎么展现”苏


“可以”左



苏新皓和张泽禹选的曲目都是评定时的曲,虽然只剩一个人,但绝对都是能达到A的水准,张泽禹跳到一半时原本在隔壁打架子鼓的张峻豪冲进来跟着张泽禹一起跳,隔了两个礼拜依然配合的很好



“为什么要突然跳刀马旦啊?”顺



结束之后张峻豪立刻提出自己的疑问



“我才想问你怎么跑来F班这打鼓还突然跑进来”宝


“B班乐器教室有人嘛,我想说F班应该没人就直接来了,谁知道一出来就听到舞蹈教室传来刀马旦的声音,你们这舞蹈教室隔音不太行诶”顺


“F班器材多烂我们早就已经体验到了,我们展示自己实力给Gemini 看,我们打算组乐队,这位是苏新皓,你应该还有印象,YH的,另外这两位就是Gemini左航和陈天润”宝


“啊你们好你们好!我是WJ张峻豪”顺


“YH苏新皓”苏


“你好,Gemini左航,他是陈天润”左


“诶这位不会就是你们乐团的鼓手吧,真帅啊”顺



张峻豪脑中认为,打架子鼓=帅=酷=高冷=话少,陈天润话少就是鼓手



“不好意思阿润是吉他手,突然这么靠近他会很不知所措,我刚路过看了一下,你看着学很久了,有机会找你讨教讨教”左


“好哇!我可以教你我学好几年了”顺


“又开始得瑟了”宝


“是说我和阿润准备纯唱,可以移动到声乐教室吗?”左


“行,我以为你们也会唱跳”苏


“阿润没学过跳舞”左


“我也要跟!我也想听!”顺


“陈天润害羞你还跟来做什么?”宝


“没事的,张泽禹你不是看过阿润弹吉他?表演时的阿润很不一样的”左



五人前往声乐教室,航润二人决定纯唱也就随意些拿了麦随便就开始了,该说不愧是‘Gemini’,默契满分,最后一句rap左航突然把麦递给了天润,天润也能够无缝衔接



“官方资料里写的‘默契满分’果然不假,你们比双胞胎还双胞胎!”宝


“诶?!!不是双胞胎吗!明明长那么像”顺


“今天早上有类似的场景”左


“接着是乐器,我负责键盘,张泽禹贝斯”苏



在苏新皓的催促下,五人很快移动到放置乐器的练习室,果不其然早上没被收好的钢琴还是那副样子,不会有其他人来了


苏新皓正准备把键盘搬出来就被左航阻止了



“不用了,其实我们在医院就看过你们评定,看得直播,你们俩都是大公司的,物料多少我们也看过,实力如何早就知道了,乐器就我和阿润秀一小段就行了”左



讲话的同时,航润二人都就定位了,演奏五月天的《伤心的人别听慢歌》,中途张泽禹看嗨了也拿起贝斯加入,张顺也想加入不过F班只有一组鼓,就自个儿在旁边唱


他们WJ怎么老是喜欢乱入呢?



“真的嗨了把我都整兴奋了都”宝


“等你们升上来我们再正式合作如何?”顺


“当然!要是想早点合作你掉个几阶下来也行”左


“那可不行,我会待在B班的等你们了”顺


“你等着吧,我们肯定会爬上去的,就凭我和阿润这张脸,肯定会火的”左


“对了说到你们脸,你们长这么像,你们的召唤兽是不是也长很像啊?”顺


“啊对耶我和苏新皓都不负责保管召唤手环所以都忘了这事,你们召唤兽是什么啊”宝


“阿润有戴着吧,打开吧”左


“我还以为会在你那呢”宝


“搞不好所有人都这么想呢,那我偏要反着来”左



陈天润转了下手环上的开关,五人的召唤兽一一被召唤出来,左航的是世界上飞行速度最快的鸟-游隼,陈天润的是中国国宝-熊猫,苏新皓的是跑最快的陆生动物-猎豹,张峻豪的是沙漠平头哥-沙猫,而张泽禹的是两颊有腮红的-玄凤鹦鹉!



“诶不是怎么就我是这种可爱动物!”宝


“哈哈哈哈这差别也太大了吧,要不你去亲和力满分的XJ吧”顺



在WJ两人打闹的时候,陈天润扯了下苏新皓的衣角



“怎么了?”苏



两人虽然同年,但苏新皓那不符合同龄人的身高过于优越,两人有着明显的身高差,苏新皓为了听清陈天润说话,把头低下了点



“乐队…组吗?”润



却实表演完他们就聊起来了,苏新皓都没得及发表意见



“你觉得左航现在怎么想?”苏



陈天润点头



“既然没人有异议那就组吧,要取什么名呢?有想法吗学习委员”苏



陈天润摇头,看向左航,两人仿佛真的有心电感应般,原本还在和宝顺聊天的左航立刻回头看向陈天润



“阿润有什么事?”左



陈天润又看向苏新皓



“乐队名有想法吗?”苏


“……张泽禹有吗”左


“嗯…叫‘异类’怎么样!”宝


“‘异类’?他们叫我们的?”苏


“对啊,作为F班的异类,那就干脆叫‘异类’吧,左航、天润你们觉得呢!”宝


“我和阿润都觉得可以”左


“也行,那我们作为‘异类’努力爬上A班吧!”苏



就这样‘异类’就在张峻豪的见证下成立了

评论(12)

热度(110)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